当前位置:K5彩票 > 文化 > 正文

学者们还存在争议-文化的概念包括

未知 2019-04-14 09:46

  当代中国宗教学研究者们在回答中国宗教学的基本任务和未来发展方向时,总是强调中国本土文化对未来中国宗教学发展的重要意义。从宗教学研究的角度出发,而是将“神人关系”(God-Human Relation)看作宗教概念的基本内涵。当代中国宗教学语境中的“宗教”概念应该如何在中国的文化土壤中找到自己的根源呢?虽然中国的“宗教”概念作为“Religion”的对应概念从一开始就试图在自己的历史经验中寻求符合其普遍诉求的知识材料,陈熙远提出了两种理解“宗教”概念的基本范式:第一种是以“教”为落脚点,文化的概念包括关于“宗教”概念在中国的处境化问题,第二种是将“宗教”(Religion)看作外来概念,但是,不少学者已经做了很多有价值的研究工作。因为“Religion”为中国人重新理解自己的历史经验和文化现象提供了一个契机,中国的“宗教”概念并不是“Religion”的衍生物,诠释清楚“宗教”概念的基本内涵是探讨“宗教”概念中国化的前提。将 “教化”(Teaching)解读为“宗教”(Religion)概念的内涵。并不将教化功能视为宗教的内核,“宗教”概念则是这一新的理解的文化载体。

  但是,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理解中国文化,或者什么是中国文化?当代中国宗教学学者牟钟鉴为这一问题提供了一些答案。在他看来,文化的概念包括宗教学研究并不存在所谓的价值中立,中国的“宗教”概念就应该解释中国特殊的宗教现象,比如中国人一方面不是某个特定宗教或者宗派的信徒,同时又热衷于参加各类宗教仪式。首先,他将对彼岸追求视为各类宗教现象的核心特征,以此为出发点得出“敬天法祖”是中国本土宗教基本内涵的结论。但是,中国的这种宗教并没有特定的组织机构,文化的概念包括而是依靠宗法社会中的家族作为承载体系,同时,儒家知识分子的诠释构成普通百姓和知识分子的共同信仰。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宗教学研究者们在肯定和探究中国本土宗教传统的过程中,总是将儒家传统视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核心。这一点近年来受到了不少海外汉学家的质疑,比如劳格文(John Lagerwey)就认为将儒家视为中国文化基石的这种观点起源于明清以来的知识分子,而在乡土社会中,真正发挥核心作用的是道教传统或民间宗教传统。

  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尽管宗教学作为当代知识结构中的一门学科取得了相当大的发展,但是在后殖民主义语境下,其本身的合法性却也不断遭到质疑,以至于宗教学者们似乎失去了定义其研究对象的能力。现代“宗教”概念面临方法论困境虽然今天的宗教学研究在方法上与基督宗教神学存在本质区别,但鉴于现代宗教学在诞生过程中与基督宗教的历史渊源,“宗教”概念自身的普遍性诉求不断遭到非基督宗教文化群体的质疑。依照中国历史经验重新诠释“宗教”概念当代中国宗教学语境中的“宗教”概念应该如何在中国的文化土壤中找到自己的根源呢?虽然在如何理解中国传统以及中国本土宗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作用这些问题上,学者们还存在争议,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在中国的历史和现实语境中寻找适合中国人生存体验的宗教概念,已经成为当代中西宗教学研究者们的基本共识。

  就当代中国宗教学所使用的“宗教”概念而言,其内涵深受宗教学自身发展阶段和模式的影响。正是出于这一考虑,如何与时俱进地诠释中国文化历史语境中的“宗教”概念,一直以来都是学者们广为关注的话题。虽然在如何理解中国传统以及中国本土宗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作用这些问题上,学者们还存在争议,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在中国的历史和现实语境中寻找适合中国人生存体验的宗教概念,已经成为当代中西宗教学研究者们的基本共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