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K5彩票 > 文化 > 正文

项目组每天与时间赛跑:努力搜集存世的每一幅

未知 2019-03-23 08:17

  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协调国内各美术馆和文博机构,在“大系”采集内容、规格尺寸、提供时间等方面给予支持配合;文化部外联局协调推动与法国、印度等外国文博机构合作,加快收集、拍摄流散海外的大量珍贵中国绘画图像资料;国家出版基金规划办按照项目出版进度及时拨付资助经费……

  行百里者半九十。为了在2021年建党一百周年前夕完成这一光荣的历史任务,项目组每天与时间赛跑:努力搜集存世的每一幅精品佳作,提高每一卷的文稿质量,精准识读每一段题跋和每一方印文,按照编校差错率最低标准努力消灭每一个文字、标点的差错……

  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联系电话 邮箱:

  2015年5月26日,习总书记到浙江视察,在杭州仅停留一夜。当晚他又安排出时间,详细听取了项目组负责人关于“等工作情况的汇报。第二天,在省委省政府工作汇报会上,他再次肯定了这个项目的意义。

  根据批示精神,2015年9月,中宣部与省委领导同志来到浙大出版社进一步了解项目最新进展;次月,中宣部召开部际协调会议。会议充分肯定“大系”的成功出版,促进了我国的艺术、文化与学术建设,提升了我国的文化形象,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并指出,进一步实施好“大系”工程,对于繁荣中国美术事业、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会议还对项目组提出明确要求:“要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文化责任感,本着对民族、对国家、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切实做好‘大系’编纂出版工作。”

  至此,从《宋画全集》到“大系”,总入编图像从800余件(套)增加到12200多件(套),为原来的14倍多;所涉文博收藏机构从100余家扩展到250余家,为原来的两倍多;出版总规模从23册扩展到200册左右,为原来的8倍多。

  同时,项目组根据各种文献、资料,一次又一次地反复清点、检查十几年来在全世界各地陆续采集到的、上万件图像的数量和质量,复核每张图像包括画家、画名、馆名、材质、尺寸、版权归属、摄影师以及题跋、印文等基本信息。一天,突然发现瑞士一家博物馆数字图像文件中有3件作品分别存在局部缺图、模糊和RGB分离技术等问题。项目组迅速联系对方,多次耐心沟通,对方终于回信承诺尽快解决问题。度过难熬的一个月后,梦寐以求的补拍图像终于如约而至。

  为再现图像的最线%以上的收藏单位根据项目组提出的技术标准,组织力量或授权项目组重新拍摄,从而使得1万余件中国历代绘画精品的图像首次高质量面世。许多海内外友人怀着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感情,以及对这一文化工程的高度认同,协作共事,感人事例不胜枚举。

  大英博物馆也组织力量重拍馆藏敦煌藏经洞出土的162件(套)图。之后又根据要求,拍摄未曾面世的近300件绢画残片。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院藏120余件(套)中国古代绘画完成重拍任务,其中17件(套)就是敦煌藏经洞和新疆吐鲁番流失的唐代绘画。

  水滴石穿,久久为功;日复一日,贵在坚持。“大系”很多工作是平凡而又琐碎的,大家共同期盼着项目完成的这一天——仅从出版物的体量而言,一套“大系”就有三层楼多高。

  为此,无愧于历史,精益求精地把“大系”打造成文化艺术出版领域拿得出的拳头产品,人助,浙大驻纽约联络处的同志不断拜访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等文博机构。项目组又启动了第三轮全世界范围中国历代绘画高精度图像资源的采集工作。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工作的浙江大学校友也热心地帮她四处求助,

  清晰可靠的画作是研究画家与画派的不可取代的本体,是后人补写、改写甚至重写中国艺术史最为坚实丰厚的基础。2015年下半年,项目组根据中宣部部际协调会议要求,再一次广泛搜集文献资料,征求各方专家意见,确定再在全世界文博机构中增补图像2800余件(套)。

  

项目组每天与时间赛跑:努力搜集存世的每一幅精品佳作

  历经10余年合作,“大系”已经成为项目组和海内外许多家文博机构与众多学者共同追求的事业。尤其是国内最大的一批文博机构,如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南京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等,“大系”项目是它们建院(馆)以来调集藏品数量最多、文物级别最高、支持力度最大且涉及时间最长的院(馆)外援助项目。他们把“大系”出版工作当成了自己分内的事,把项目组同志当成自家人。他们千方百计安排时间,在不突破院、馆规章制度的前提下,及时提供“大系”急需的图像。年复一年,一茬茬博物馆熟人退休了,新人进来了,一个共同的愿望没有变:大家都热切地期盼着“大系”的早日出版。

  将近半年多时间,为了能在第一时间与海外沟通图像需求、反馈图像质量等问题,项目组一位负责人几乎每晚睡在办公室电脑旁,与海外博物馆实现了全天候、无时差对接。远在海外的同志感动地说:“每当我们和博物馆交流时碰到任何疑问,我立即转达给身在杭州的‘大系’编辑,总能在几分钟内得到他们的答复。哪怕北京时间凌晨一两点钟也是如此。”由于高清图像文件数据量特别大,网络又不稳定,为了第一时间下载传来的图像,以便发现问题及时反馈,项目组又经常安排专人通宵达旦地工作。

  目前,《先秦汉唐画全集》第一卷传世绘画(2册),《宋画全集》续编(2册),《明画全集》唐寅卷(2册)、仇英卷(2册)、徐渭卷(2册)、佚名卷(5册)、文徵明卷(4册)、沈周卷(5册),《清画全集》石溪卷(2册)、石涛卷(8册)、弘仁卷(2册)、梅清卷(3册)、八大山人卷(5册)等正陆续出版。

  在浙大驻旧金山联络处负责人的努力下,美国密歇根大学博物馆在订单之外,主动提供未公开的馆藏明清画作13幅。为了赶上出版进度,她又向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请求紧急提供石涛《墨兰图》图像资料,对方一口答应,按时完成。

  更使项目组认清肩上的历史重任,”源源汇入的各方力量,更进一步坚定攻坚克难的决心。还要自助。当图像采集任务圆满完成后,陪同访问博物馆和图片公司,成为团队上下一股强大的精气神。无愧于时代,图片公司负责人面对如此性急的中国人,他不忘幽默地提醒来自东方的合作伙伴:要学会“Patient”(耐心的)。既感动又无奈。还在双方交流中充当翻译。“天助。

  在锲而不舍的努力下,不少之前一直没能攻克的难关,此时终获突破。项目组发挥了遍布全球特别是美国、欧洲、日本等地浙江大学广大校友的力量,海外博物馆中此前从未有信息反馈的终于接上了关系;拒绝重拍图像的终于接受了申请;合作进度滞缓的也有了一次次史无前例的“破格”。

  让人振奋的是,流散在世界各地中华文化瑰宝,如敦煌藏经洞出土古画的高清图像等,在本轮图像采集中也陆续来到项目组手中。2015年12月,在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内,项目组与对方商定馆藏202件(套)黑水城图像和386件(套)敦煌图像的重拍协议后,馆内立即安排两位摄影师进行重拍工作。2017年8月和2018年8月,他们亲自将图像送到杭州。为确保调色精准度,项目组又邀请俄方两位专家前来指导。

  

项目组每天与时间赛跑:努力搜集存世的每一幅精品佳作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此前因借展等原因未能入编《宋画全集》的南宋陈容《九龙图》和周季常、林庭珪《五百罗汉图》等名作,陆续完成拍摄任务;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按要求及时补拍了馆藏北宋赵令穰的《江村秋晓图》;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租借了拍摄设备,安排专门团队于整个2016年暑假期间为“大系”拍摄;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等也都陆续传来了好消息。

  2016年上半年,中宣部第二次召开协调会议,并再度来到浙大推进项目工作。中央各相关部门继续给予“大系”项目多方面的有力支持:

标签 中国文化